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依江晓渔

梦中了了醉中醒。只渊明,是前生。走遍人间,依旧却躬耕。
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江苏省 徐州市 天秤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愚公下海,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 精卫上山,七星高照四季来财!
 
近期心愿南海拜见菩萨,西天取得真经。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
[置顶] (随笔)忙里个偷闲

2012-3-21 10:55:07 阅读163 评论5 212012/03 Mar21

江晓渔

到新单位工作一个月有余,上班的路虽说更远,但一路的风景却看得更充实。忙也倒是不怎么太忙,只是感觉头绪纷纷,无从着手。

春分的节气过了,太阳暖洋洋的照着,风轻飘飘的吹着。迎春花一如既往地准时开放,柳树的嫩芽恰恰开始铺张。草长花开总是按着季节,它们有正常的休养生息时序。而人类的忙,却是有所不同。

无论春夏秋冬,每一个朝朝夕夕,满眼都是看不尽的车流匆匆,人影散乱,没有停歇的一刻。心里总是纳着闷,这些忙忙碌碌的人们,是忙着过日子?是忙着混日子?还是忙着度日子?

日子是一天天的逝者如斯,亘古不易,人群是永远的区分着三六九等,千年不变。熙熙攘攘的过客们,从蛮荒到文明,从东方到西方,翻过了几座山,越过了几条河,究竟为何而来,所忙何事?

博客的日志许久没有更新了,今天就算忙里偷个闲,补个白。一者为我的“忙”做个解释,二者为我的“闲”有个交待。

作者  | 2012-3-21 10:55:07 | 阅读(163) |评论(5) | 阅读全文>>

[置顶] (原创)一个人的雨

2010-9-9 20:21:15 阅读253 评论65 92010/09 Sept9

江晓渔

一个人。只有雨陪伴着我。

秋天到了,天的泪一场接着一场。

忽然想独自走一走。

静悄悄的公园。昏黄的灯影下,举一把伞,缓缓而行。

不走了吧?总觉得自己怪怪的。像个游魂。

一个人。寻一处凉亭角落的长椅,坐下。

眼睛望远的山,近的树,脚下黑的水面。

除了雨,周围都是沉默。

滴滴答答的雨,打碎在地上,叶上,水上。。。

感觉人也凉,心也凉,丝丝的酸涩涌来。

一个人。点一支烟,烟的碱中和着心底的酸。

孤独,是多么清净的世界。

如果我没了,却不能祭奠自己。

我且悲伤一会儿,又待怎样?

还是回家吧。免得老婆子又骂神经病。

一个人。其实,就这一会,我才清醒。

作者  | 2010-9-9 20:21:15 | 阅读(253) |评论(65) | 阅读全文>>

(转载)生命本来没有名字

2014-9-8 16:31:23 阅读137 评论1 82014/09 Sept8

——《幸福的哲学》讲座(9)

美国哲学家爱默生说:“婴儿期是永生的救主,为了诱使堕落的人类重返天国,它不断地重新来到人类的怀抱。”亲自迎来一个小生命,这的确给了我们一个特别好的反省的机会,使我们的生命得以净化。我们平时生活得太复杂了,做的许多事情和生命本身没有什么关系。当然,既然在社会上生活,这是没有办法的,但是我们应该经常寻找机会,让自己回归生命的单纯,体会一下生命本真的状态。在婴儿身上,我们看到了这个状态,我们自己刚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,也是这样一个单纯的生命。虽然后来变得复杂是不可避免的,但是我们要清醒,要尽量保护好生命的单纯。

很多年前,我收到过一个读者的来信,是一个女孩子写给我的,信写得非常好,我看了非常感动。她在信中说,周老师,我读你的书的时候,从来没有把你当成一个散文家,一个学者,我的感觉是,你是一个生命在那里静静地诉说,我也是一个生命在这里静静地聆听。最后的落款,她没有写自己的名字,而是写了一句话:生命本来没有名字,我是,你是……我很想给她回信,但是没法回,信封上也没有地址,只有一个邮戳是河北怀来。(听众:她是天使。)是啊,我就写了一篇文章,标题就用她最后的那句话:生命本来没有名字。这句话说得太好了。我们大家想一下,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,就是一个生命,没有名字,也没有身份、地位、财产、权力、名声等等,这些都是后来才有的,是在社会上混的过程中慢慢堆积到生命上去的,不是生命本身带来的,我把它们称作生命上的堆积物。可是,时间久了,我们就把这些堆积物看得比生命本身更重要了,忘记生命本身的需要是什么了。这就是本末倒置。当然,我们在社会上

作者  | 2014-9-8 16:31:23 | 阅读(137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(朗诵诗)四月的纪念

2014-8-10 10:09:26 阅读82 评论0 102014/08 Aug10

这首朗诵诗由刘擎、王嫣创作,乔臻、丁建华朗诵,成为配乐朗诵诗的经典。

这首诗的作者是刘擎和王嫣夫妇,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刘擎曾随父母下放到大西北,在那里认识了王嫣,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和特殊的家庭背景下,他们爱得是艰难的、纯粹的,后来他们共同创作了《四月的纪念》这首诗歌,记录了那段情感的经历,这首诗歌以一种全新的形式广为流传,成为朗诵艺术的一种样本。

一个60后或是70初的大学生可能对这首诗会有一定的印象,可能在你读书时的某个晚会上,有同学朗诵过;也可能你曾经从那个破旧的小收音机里听过这首配乐诗朗诵,而且正是丁建华和乔榛朗诵的这个版本。那我非常高兴在这里能够唤醒你曾经的记忆。

刘擎这样深情的表白,从丁建华雄厚而富有磁性的声线中朗诵出来,加上王嫣同样深情的回应,通过乔榛深沉而包含感情的声音,与之一问一答。这就是最能够感染人的声音了,就是最为真挚的爱情的表达了。

(男)二十岁,我爬出青春的沼泽,象一把伤痕累累的六弦琴,喑哑在流浪的主题里,你来了

(女)我走向你

(男)用风铃草一般亮晶晶的眼神

(女)你说你喜欢我的眼睛

(男)擦拭着我裸露的孤独

(女)孤独,为什么你总是孤独

(男)真的

(女)真的吗

(男)第一次

(女)第一次吗

(男)太阳暖融融的手

(女)暖融融的

(男)轻轻的

(女)轻轻的

(男)碰着我了

(女)碰着你了吗

作者  | 2014-8-10 10:09:26 | 阅读(82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陈方 :《燕赵都市报》评论部主任,2009年获首届全国媒体评论大赛新人奖。长期为《中国青年报》《光明日报》《潇湘晨报》《青年时报》等报刊撰写评论文章。

QQ好友列表里躺着一些好友,很长很长时间都不说一句话,头像是亮的还是灰的也很少注意。只是在整理QQ好友时,犹豫着是不是把这些不曾有过太多交流的好友删除掉,按鼠标右键准备删除的一刹那又总是收手,万一有一天你要和对方联系呢?生活中那些放不下的东西,未必都是有用的。就像书架上那些很久不曾翻起的书,落满了厚厚的灰尘,可你从舍不得当废品把它们处理掉。明知道即便是翻资料,那些书也不会再有任何价值,可就是舍不掉,总觉得它们珍藏了你太多的记忆。

书越来越多,书架上再也放不下。终于有一天先把几年前的那些杂志处理掉,随之也把大学时舍不得扔的教材处理了。当新书填满书架时,竟然很容易地跨过了之前纠结的那个“不舍”的门槛。

人生里终究是有那么一些奇怪的感觉。明明知道有一天终究是要放下的,但彼时彼刻却陷在不舍的情景中始终无法自拔。等有一天彻底放下了,你又不明白当时的那种纠结那种不舍为何如此强烈。你不愿意去否定当时的那种不舍与纠结,那意味着对自己过去的否定。可那个坎儿明明有一天突然被轻易跨过来了,这怎么解释?

有一个朋友很让我欣赏,他的生活里似乎只有“利落”二字。搬新家时,老妈非要把那些锅碗瓢盆搬过去,朋友说既然都买了新的炊具旧的锅碗搬过去占用空间。老妈说他是浪费,他说这是生活态度。老婆非要把那些旅行中买来的纪念饰品全部打包到新家,他也坚决反对,他只挑了一些“重点”,可弃可留的坚决放弃。

作者  | 2013-9-18 11:23:24 | 阅读(193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(随笔)其言也善

2013-8-26 11:38:57 阅读166 评论5 262013/08 Aug26

江晓渔

七月十五过去几天了。路边,烧纸钱留下的印迹依然黑黄。茫茫然,忽的想起《红楼梦》里的一句话。

《红楼梦》是一部什么书?我也讲不清楚,只知道那是四大家族的兴衰荒唐史。曹雪芹是何许人?我也研究不明白,只知道他是个悲催心酸的迷情作者。

《红楼梦》里的那句话,是第五回说的:看破的,遁入空门;痴迷的,枉送了性命。这应该是曹先生历尽沧桑后的“其言也善”了吧。

其实,每个人初来乍到这世界,都是紧紧地攥着拳头出生,一定总会在某一天,闭上眼睛撒手蹬腿而去。可是,不到大幕落下,又能有几个人愿意提前退场?

曾子言曰:“鸟之将死,其鸣也哀;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”有缘的,无缘的,缘尽了,缘就散。痛惜也好,留恋也好,悔恨也罢, 总之,到了黄河心该死了,见了棺材泪该落了。

据说文强被捕之后曾说:“要是当年我不从巴县调出来,留在那里安心当一个小片警,我的今天就不会是这样。贪图功名利禄是我这一生最大的错误。我死后我的孩子就不要再姓文了,改姓别的,子子孙孙以后再也不要从政,不要当官,远离功名利禄。平淡、平安才是福。”

可当文强指点重庆,呼风唤雨时节,他怎么没想到急流勇退?当文强在宾馆与女明星恣意快活时节,他怎么不说这种话?是身不由己?是舍不得?还是什么其它?

陕西人有句话,“好好的一个娃,怎么一当官就变了呢?!”看来,只有他们当不成官了,才会懂得看破。也只有路走到尽头,一切都成东去流水,归入大荒了,才明白平平淡淡是最真。

然而,为什么你们非要等到那一天,才知道说句真话,说句人话呢?

作者  | 2013-8-26 11:38:57 | 阅读(166) |评论(5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