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依江晓渔

梦中了了醉中醒。只渊明,是前生。走遍人间,依旧却躬耕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随笔)记忆  

2011-11-16 12:21:22|  分类: 心聊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(随笔)记忆 - 行者了了 - 依江晓渔
 

江晓渔

人到四十五岁,用徐州话说就是属驴的,或者四十五岁的这一年叫做驴年。倒也不是一句骂人的话,只是感叹人到中年,上有老下有小,老人垂垂老矣来日不多,儿女尚未成才不知忧愁,而自己终日奔波劳苦,当牛做马,日子过得不轻松,像驴子负重那般艰难。

前些年,因为我常年漂泊他乡,家中的老亲舍邻们有个三长两短,往往也不告诉我,怕我路途遥远,回来一趟不方便。转业之后的最近三五年,陆陆续续送别了几位老人,参加了几回殡葬仪式,不由得脑子里要多想一些。想生老病死,人生无常;想人死如灯灭,万事皆空。

生老病死,说来也是人生寻常事。昨天,刚刚送走了我的一位堂伯,他是我祖父兄弟的二儿子。老人家终年85岁,属于高寿,按照老家的习俗,从老去之日到下葬那天整整忙活了七天。把我那几个堂兄弟孝子累得,无论是站是坐,都是前仰后合有气无力的,好不让人心疼。

不管老人生前高贵还是平凡,老人的后事是必须热热闹闹风风光光的。堂伯四儿二女,可谓儿女成群,老爷子的后事办不热闹,亲朋好友可是不会同意的。据说,二大爷临死前的一个月,亲自跋山涉水去看了自己的墓穴,看到群山环抱之中那一片座北朝南属于自己的一方土地,很是满意。而在堂伯最后的那几天,他反复交代在自己死了以后,要把自己在家里多放几天,千万不要放两三天就拉出去埋了。

其实,堂伯的家是在城乡结合部,按照城里人的习惯,一般就是三四天就要入土为安了,因为大家都忙于工作忙于生计。丧事办到七天之久,实实在在要把儿孙折腾得不轻。然而,既然堂伯如此留恋这个家,谁又忍心拂了老人的意呢。

我们总是在年轻力壮的时候不畏死,却在年老力衰之际不忍离去。君不见,公园里、健身场地、医疗保健场所,到处都是活蹦乱跳的老人。而我们年轻的朋友们却把生命挥霍在无尽的游戏、没日没夜的玩乐和蒙头大睡之中。不见棺材不落泪,我们都是这样的人吧。

堂伯给我留下的温馨记忆有很多,其中印象最深的有两件事。

一件是在我八九岁时候,有一次跟着堂伯去爬云龙山。应该是七十年代的中期的事情了,贫困的那年那月,简单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日子,对孩子们而言,能够进一次城上一回街,玩一趟公园吃一顿大餐,那是与过年一样的不亦乐乎。

在云龙山的山门前,曾经是有许多卖小吃的地方,游客可以买了零食带了去,一路的走一路的玩一路的吃。上山前,堂伯给了我十块钱,叫我去买些喜欢吃的东西留给自己。而我只买了面包花生米之类的小玩意,荤菜真的没舍得花堂伯的钱。回来的时候,我捏着剩下的几块钱还给了堂伯,堂伯很诧异又很怜惜地皱起眉头说:“这孩子怎么舍不得花钱呢!”

“这孩子怎么舍不得花钱呢?”这句话我记得深刻,而且记了这一辈子。直到现在,时时想起,眼里总是不免湿润起来。我哪里是不舍得花钱呀,是我舍不得用堂伯的钱。那时候,谁的钱来的容易呢。

另一件事,我大概刚刚十岁多的样子,坐在村子的宽阔的麦场上,听堂伯给小朋友们讲:“进了徐州城,景致数不清,五楼二观八大寺,七十二观布其中。”过去的老城里,民居多是低矮平房,顶多有十几几十处的二三层小楼,那是大户人家的庄院。所以,楼比树高的旧社会,巍峨矗立的楼,庄严肃穆的道观、庙宇,作为城市的景观,那是名不虚传。

呜呼,曾经多少动人的景致掩映在烟雨柳荫之中,令人流连,如今他们悉数掩埋于高楼大厦之下,就像我那黄土垄中的堂伯,只是飘荡在我们的记忆徘徊于我们的梦里罢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1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