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依江晓渔

梦中了了醉中醒。只渊明,是前生。走遍人间,依旧却躬耕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轻轻的谁走了  

2010-10-07 12:25:06|  分类: 梦红楼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(原创)轻轻的谁走了 - 行者了了 - 依江晓渔

 

江晓渔

 

十月的第一个七天,即将结束。不知道是我抛弃了她,还是她离开了我。轻轻的就像徐志摩挥一挥手,作别了35岁的自己。

 

35再加一个7,是我的年龄。不敢看他《再别康桥》,可我却忍不住再次的回眸。那浸泡着残荷的秋水,像先生失望的眼睛。

 

先生口里的那个乡下土包子张幼仪,终其一生,都斜倚着尾甲板,等着上岸。而林徽因,在转瞬间就消灭了踪影。

 

韩湘眉仍旧在离别时亲吻先生的面颊,但是先生却是在梦中,黯淡是梦里的光辉,不知道风,是在哪一个方向吹。

 

凌叔华也走了。正像她的温婉与淡雅一样,粉蝶无踪,疑在落花深处。先生挥一挥衣袖,也不曾带走这一片云彩。

 

陆小曼是怎样的女子,依然是很晚才回家,依然是醉眼朦胧。她把烟枪掷向先生的脸,金丝眼镜掉落地上,玻璃碎成一片片。

 

两天以后,先生还是走了,飞机在济南触山。先生说,正如我轻轻的来,轻轻的我走了。。。撑一支长篙,向青草更青处,寻梦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9)| 评论(6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