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依江晓渔

梦中了了醉中醒。只渊明,是前生。走遍人间,依旧却躬耕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夜长梦多  

2010-10-02 12:18:15|  分类: 心聊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(原创)夜长梦多 - 行者了了 - 依江晓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图中小楼为关盼盼故居之燕子楼

江晓渔

秋分过后,寒露将至。黑夜的时间越来越长,做梦的次数也越来越多。

了了这个月过生日,不惑之后,又是二年了。昨天无聊,写了《曲径如何通幽》,今天更加无赖,再写这篇《夜长梦多》。

早起后,照例是公园闲走,步履随心而落,眉头伴花而飞,煞是自在。行到知春岛,又见燕子楼。看关盼盼与白居易、苏东坡的诗句,不免心头凄凉。

关盼盼,唱她的故去的老相好张仲素道:楼上残灯伴晓霜,独眠人起合欢床。相思一夜情多少,地角天涯未是长。

白居易,话关盼盼独守空房的寂寞说:满床明月满帘霜,被冷灯残拂卧床。燕子楼中霜月夜,秋来只为一人长。

可怜盼盼啊,夜长佳人梦犹多,似乎秋天的漫漫长夜都是她一个人的了。也不知盼盼小姐昨夜是否秋寒梦长,好像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
走出知春岛,来到公园东侧的小广场。晨练的太极男女,尚在“拳似流星眼似电,腰如蛇形脚如钻”的野马分鬃、白鹤亮翅着。在石板上挥毫泼水的书法老人,依旧潇潇洒洒的写意他们的颜筋柳骨、银钩虿尾。

书画艺术家王聿藩也在其中。王老先生68岁,银发飘飘,朴实无华,初看倒像个退休工人,其实人家是民主建国会徐州市委员会云龙二支部主任,真草隶篆无不精妙,尤以赵孟頫的字写得传神,也算一乡之善士。

与老先生闲话一回,不知不觉就聊到了书法的传承与发展。老先生说,时人大多急功近利,过分的张扬个性,一味的贪求视觉效果,追求一夜成名,把书法搞得也成了街头杂耍式的行为艺术,书法失去了本源,在走下坡路。

30年来,在西方文化的强力冲击之下,我们的园林建筑,书画歌舞,诗词戏曲,饮食服饰,大凡中国的国粹民粹,还有什么不是在走下坡路啊!

古来圣贤皆寂寞。王老先生虽非圣贤,也是人中好汉,他的忧虑,我亦有同感。

其实,老先生抱残守缺,独养我浩然之气的品格,我由衷钦佩。人要有所为,就得承受几多“瘦尽灯花又一宵”的孤单,坦然面对新贵们的白眼和嘲讽,忍受“冠盖满京华,斯人独憔悴”的寂寞。

但是,我也希望先生应该“难得糊涂”,能够多多的与时俱进。

“与时俱进”一词,由来已久, 最早起源于中国古代文化总源头《易经》。1910年初,蔡元培通过中西文化对比,指出“故西洋学说则与时俱进”。他把散见于中国古书中的“与时偕行”、“与时俱化”、“与时俱新”等激励人的说法概括综合为“与时俱进”。

       夜长梦也多,来日方更长。中国的民族文化不会这么寂寞下去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9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