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依江晓渔

梦中了了醉中醒。只渊明,是前生。走遍人间,依旧却躬耕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爱与哀愁  

2010-09-03 18:54:22|  分类: 梦红楼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爱与哀愁 - 行者了了 - 依江晓渔
 

 

江晓渔

爱与被爱,人生之在所难免。我虽不才,亦非顽劣之辈,犹时有玉人错爱。然资质愚钝,往往为人所惦念,而不知就里,每被智者讥笑。我本抱柱人,自觉纵使天下人负我,我不负天下人也,大爱无言,何必道哉?

我虽呆痴,于爱一字,倒也多有耳闻,常常唏嘘他人执着之无理。然悯人艰辛,怜人多情,爱与哀愁,无由慰解,亦甚哀之。

祖大姐者,拙荆之闺蜜也。尝饲养一小鹿犬,深爱之,长于膝下,卧于榻侧,呼为阿子。忽一日于小区内失其踪迹,遍寻无着落,如失心头之肉,六神无主,凄凄遑遑,至于泪垂腮下。邻人言为城管所逮之情状,遂奔求于城管部门,闻见鹿犬半途嘶嚎挣脱情由,祖大姐五内俱焚,勃然大怒,言辞激烈,几欲撕扯,幸被其老公拉住。

此后,大姐求神问卜,遍发广告,有如蒙惠告必当重谢云云。惜乎,小鹿犬之不再来,如夕阳之西下。家人邻居同事朋友,竟无人敢在祖大姐耳边言说鹿犬之事者。

时隔半载,一日朋友聚会,拙荆反复告诫切勿提及鹿犬。我看大姐神情委顿,思纾解其心,又觉世间岂有如此痴人哉?乃斗胆一问。不料大姐眼圈一红,悲愤不已,恨恨的说道:你非要惹我不是?要不是你,换个别人,今天我就不能饶了他!呜呼,爱之何深,情之何切。

爱者,人身之病也。世人多有害相思者,有怨无悔,前仆而后继之,不知其苦。悲夫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9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