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依江晓渔

梦中了了醉中醒。只渊明,是前生。走遍人间,依旧却躬耕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我和我的家乡我的记忆  

2010-04-13 11:33:17|  分类: 醉西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我和我的家乡我的记忆 - 行者了了 - Bodhi

 

文/行者了了

家乡徐州,地处山东之南,淮河之北,为南北方过渡地带,京沪铁路与陇海铁路在此交汇。徐州古称彭城,帝尧时彭祖建大彭氏国,彭城因而得名,夏商时期,大彭氏国曾为五霸之一,大彭氏国的创始人彭祖活了800岁,是中国烹饪和气功的创始人。

城市依山带水,岗岭四合,山围着城,城环着山,九里山横亘于西北,故黄河、京杭大运河穿城而过,向为北国锁钥,南国门户,素有“五省通衢”之称,历代兵家必争之地。

在九里山以东不远处,京沪铁路西侧,有村名“八里屯”,这里传说是汉王刘邦屯兵之所,号称“江北第一屯”,距离古城中心约八里路程,因而得名,那就是我的家。 

村民大多为古代军兵后人,有龚黄等大姓。而我家不是,我们祖上是清末时,从徐州城内躲避战乱投亲至此,到我这一辈,已历四代。

屯内以前有直通北京南京的石子铺就的古驿道,小时候时常在此游戏行走、打闹追逐,现已废弃不可寻。我上学的小学校,原来是著名的三义庙,供奉着关老爷,过去香火很好,每年庙会吸引了南来北往的商贩玩客,热闹非凡,可惜我只是听说,没有亲身经历。

记忆中最深刻的,还是村子东边,沿京沪铁路脚下南北伸展的一排排洋槐树林,顺着树林是一条小水沟,那个时候水很清,有鱼有虾。儿时许多欢乐的时光都是在树林和水沟里度过,摸鸟蛋、粘知了、捉泥鳅、打雪仗。。。还有偷生产队的瓜果梨桃,这里自然是最好的隐蔽场所,也是天然的打游击战,实践毛主席“十六字方针”的绝佳课堂,可进可退,可躲可逃。

快乐的时间总是如此短暂,当我穿上绿军装,也不过是17岁的娃娃,当兵以后,虽常常回家看看,在老家居住的日子,加在一起也不超过十天半月,虽然想念无拘无束的童年,时光却一去不返。

    85年的6月19日,夜幕刚刚开始渲染开来,小村庄像一幅水墨画,北去的军列带着我的激动和思绪,从我的家门口驶过。看着村子里依稀走动的身影,黄昏里呈现着房屋的轮廓,我家的院落炊烟升起,在天空弥散着,我只是在年轻的战友们面前忍住泪水,时至今日,我也无法准确表达当时的心情。

第一次远离故土,竟是走在熟悉的这条,走过无数次的铁道线上;望着50米外的家,忙碌的父母,不知道儿子第一次远别亲人,是在这个安静的黄昏;他们听得见火车经过的声音,会不会想到是我,经过自己的家门?这一次的经过,我离开了养育我的家乡,不知回家的路还有多么漫长?

列车远去了,我的思念我的心,留在这分别的夜晚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8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